• Search:
  • TimeOutCN.com
  • Web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分享到:
 
蕴藏巨大能量,却又悄无声息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1日 16时18分
马世芳像一座休眠火山,蕴藏着巨大能量,却又悄无声息。当他“喷发”时,你会惊奇地看到那些能量化成种种心事、种种观点、种种思维方式,它们构成一个丰富多彩的,属于马世芳的音乐世界。新书《耳朵借我》,是马世芳第一本完全写华语音乐的创作集。李宗盛说,希望马世芳能继续创作,为华语音乐人赢取尊严。文 陈默之升
 
 
《耳朵借我》马世芳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6月,36元
《地下乡愁蓝调》马世芳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6月,48元
《昨日书》马世芳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6月,48元
 
Q&A
 
 
TO:《耳朵借我》这本书是如何诞生的?
 
我几乎所有的文章都是因为有专栏约稿才写的,所以说如果不是编辑们约稿催稿,之前所有的书都不可能存在。和之前几本书略有不同,这本《耳朵借我》纯粹是写中文世界,大陆、香港和台湾的音乐。
 
TO:您对这本书有怎样的期待?
 
第一个期待就是希望它卖得好啦,哈哈。这本书里几乎所有的文章最早都在台湾媒体发表,或针对一些高端人群,或针对一些文青。之于前者,我希望他们可以通过我的文章丰富自己的生活;之于后者,我希望能多介绍一些他们所不了解的,关于音乐背后的故事。这本书的简体版和去年在台湾发行的繁体版文字内容上略有不同,但整体结构没变,没有伤筋动骨。简体版还多了一个侯德健写的序。其实我很想知道大陆读者对书中提到的一些事情的看法,不同人得到的东西肯定会不一样,我希望读者会告诉我。而读者得到的,跟我在写作时所想的也不见得一样。
 
TO:书中您选的很多歌曲都是比较有社会性的,反映时代的。您觉得这类歌曲成书更能表达一些东西,还是说您本身就特别偏爱这类型的作品?
 
我觉得这样的描述适用于绝大多数流行音乐作品,并不是说一定要在歌曲里写到某些题材。李宗盛在80年代的情歌,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社会,比如都市化过程中的男女关系。不是只有罗大佑《亚细亚的孤儿》才叫社会性,李宗盛的情歌也是。现在唱到烂大街的神曲,又何尝不是呢?它也反映了一个非常巨大群众的集体喜好,不见得一定是歌词,可能是节奏、旋律、唱法、口气、传播渠道等。我有自己的一套音乐评价标准,不会完全按主题取向,当然主题很重要,但不是全部。反映社会或者社会性,要放到音乐平台上理解。比方说抗议歌曲,不能只看歌词,还要看用什么样的情绪、口气和旋律去遂行所谓的抗议。可能是很悲哀的,很低声下气的,或是很委屈的,很悲情的,或是很硬朗的,很青春的,很浮躁的,这些都是抗议。我写那些文章的当下,社会是有气氛的,音乐在这些事情里面都有相应的角色,我考虑的就是怎么用自己的方式和角度去写这些事情。
 
TO:这本书里有没有您自己特别喜欢,以及特别想跟读者分享的段落?
 
李泰祥那篇我特别喜欢。他刚刚去世时,《纽约时报中文版》跟我约稿,我就斗胆写了篇从流行音乐角度谈李泰祥的贡献,那是还蛮动感情的一篇文章。对于大陆的读者来说,这本书最前面一些写我到大陆来的故事,可能会有点意思。我很期待知道大陆读者读到了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希望他们能够反馈给我。另外,我通常不太写乐评文章,人家一说我是乐评人,我都觉得很心虚。不过这本书里写张悬的那篇,却可以算是个乐评。
 
TO:李宗盛在序言里说,希望您能为华语音乐人争一些尊严。您是如何看待这句话的?
 
李宗盛不止一次说,“在台湾做流行音乐行业的人,是除了政客之外,最被瞧不起的职业。”多少年来,台湾流行音乐辐射出巨大的影响力,改变了多少人的生命,创造了多少梦想,可是我们却不太有认真看待它的习惯,也不太瞧得起这些人。整个社会的气氛,也不会让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受到多少尊重。你看媒体上面什么时候认认真真地探讨过关于音乐的事情和音乐的内容,报上报的永远都是八卦。陈升曾经对一个电视台娱乐节目寄来的内容脚本十分愤怒,“为什么我去上一个电视节目,录影录这么久,整个脚本里面没有音乐两个字?”但这就是目前圈子的现状。这个情况可能会因为网络发达,有一些改变,但社会还没有形成共识,很多人对这个行业是完全没有了解,也不想去了解的。李宗盛能这么说,是因为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尊严,他没有被看成是一个artist。想一下,我们这个社会有把一个写歌唱歌的人当成artist来尊重吗?李宗盛在演唱会现场说,这个行业必须要最有才华的人才能做得来,所以他很为同行委屈,抱不平。我老说要知其所以然,也没那么难嘛,流行音乐又不是高等数学,又不是量子力学,没有那么复杂。我们甚至不需要懂乐理,只是稍微对唱片是怎样做出来的有点好奇心,对演唱会是怎样办出来的有点好奇心,对歌曲相关的故事和背景有点好奇心,听音乐的感觉立刻就不一样了。
 
TO:您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做得怎样?
 
尽我所能吧。尊严是对一个手艺人的尊重,而不是造神。流行音乐这个行业,充满了夸大不实的光环和名词,满街都是教父,满地都是大师,大家都麻痹了,你也大师他也大师,最后大师成了骂人的字眼。所以还得回到手艺人的层面看,必须得先是一个手艺人,然后才能是一个artist。我写过胡德夫、杨祖、李双泽,很多年轻人会把他们看成是英雄人物。我觉得先不要急着把他们贴上英雄的标签,你真的要把他们当一回事的话,就要理解他们走过的路,当时的那个时代,当时那些人,那个环境,这些作品产生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样的,又为何值得尊敬。我写作,就是要把这个讲清楚。理解了这些,就会跟他们的作品有更贴近的情感。
 
TO:您目前正在做的视频节目《听说》,里面的内容有一些跟《耳朵借我》有关。
 
对。因为做视频节目跟广播是两码事,我第一次做这个,会比较谨慎,从自己最熟悉、最有把握的材料开始做。等磨合得稍微顺利一些,再试试做点不一样的。第一季《听说》会有几期跟书里面的内容不一样,不过大致上我还是会从写过的文章里找材料,那些是我熟悉的,也是有感情的。
 
Copyright © 2008-2011 TimeOutc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110846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09955 工信部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