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TimeOutCN.com
  • Web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分享到:
 
国家大剧院舞蹈节:陈酒新酿总甘醇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2日 15时19分
第四届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从9月30日的开幕演出《十面埋伏》开始,68天、19台、44场的体量几乎是往年的两倍,足足从秋天横跨入冬天。在首届舞蹈节中次第亮相的杨丽萍、希薇·纪莲、谭元元,此次得以重聚。除了老牌舞蹈女神,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美国玛莎·葛兰姆舞蹈团等世界超一流舞蹈团体一齐加盟。云门舞集2、陶身体剧场、王亚彬等年轻鲜活的舞蹈势力,则让人看到了舞蹈王国后浪竞涌的生机与活力。文 水母
 
《十面埋伏》:孔雀公主崭新转身,全男班传统再述
 
 
★★★★★
9月30日►10月3日
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国家大剧院首届舞蹈节即以杨丽萍的《孔雀》开锣。熠熠生辉的孔雀公主、不停转动的小彩旗,都让人们领略到这个国民孔雀公主的魅力。《孔雀》美轮美奂的舞台和服装,也让人们再一次见识到叶锦添作为视觉艺术家的鬼斧神工。《孔雀》是杨丽萍在表演上的收官之作,之后她一直在舞蹈编导上着力。去年舞蹈节她带来的《云南印象》仍是从她最熟悉和擅长的原生态风土人情出发。今年的全新创作《十面埋伏》则突破了杨丽萍的“安全区”,试图寻找对传统故事的舞台叙事。
 
为了完成这一实验,《十面埋伏》集结了堪称豪华的创作班底:戏剧顾问田沁鑫、舞台美术和服装设计叶锦添。近几年来,叶锦添一直在完善发展自己的“新东方主义”美学理念。因而《十面埋伏》的舞台呈现出鲜明的风格化:精细而冷清的色调、跳跃其间的戏曲元素和炙烈红色。舞台上悬挂着两千多把剪刀,剧终处将齐齐落下,打造万箭穿心的震撼视觉。
 
 
表演上,杨丽萍邀请了京剧裘派传人裘继戎,试图通过这位梨园子弟的表演带来传统的另类表达。剧中所有演员均是男性。全男班的设置学习了传统戏曲的表现形式,当然也为表演带来了不小的难度。特别是剧中饰演虞姬的演员,更是肩负了巨大的压力。这台具有强烈实验性质的跨界舞蹈剧9月10日在昆明首演。9月30日作为舞蹈节的开幕演出,也是《十面埋伏》在北京的首次亮相。
 
《生命不息》:“不小姐”挂靴演出,一代女神中国绝唱
 
 
★★★★★
10月9日►10日
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希薇·纪莲是谁?在世界舞坛,这位有着“不小姐”称号的法国女郎,是不折不扣的大明星。要介绍她可以有很多种方式:16岁便一举获得国际芭蕾舞比赛金奖的天才少女,威尼斯双年展金狮终身成就奖得主,更是当年世界舞坛最高身价的女星。她的舞蹈传奇从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开始,身体条件极佳的她因为完美的“六点钟造型”而获得古典芭蕾舞迷的追捧。在传奇芭蕾舞演员鲁道夫·努里耶夫成为艺术总监后,19岁的希薇成为舞团的首席舞者、努里耶夫版《天鹅湖》的主演。
 
和19岁就成为首席舞者的佳话一样有名的,是希薇·纪莲后来与努里耶夫针尖对麦芒的争执、与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决裂。她也因为这一强烈的个性获得“不小姐”的称号。几乎同时,她从古典芭蕾跨界到现代舞,以寻找身体的“完全自由”。
 
也许很多舞迷仍然对她2012年在国家大剧院首届舞蹈节上的亮相记忆犹新。当时47岁的希薇带来了两场风格迥异的演出。《六千英里之外》由两位舞蹈大师为希薇量身打造的两支现代舞组成:《排列组合》与《再会》。《再会》中充满幻想和俏皮感的演出,让人惊叹“不小姐”的另一面。而在《玛格丽特与阿芒》中,她又完美诠释了茶花女的悲剧人生,再次显示了自己在不同领域游刃有余的表现力和不受年龄干扰的艺术状态。
 
 
2014年底,希薇·纪莲宣布将以舞者身份进行最后一次世界巡演。全球告别巡演以“生命不息”(Life in Progress)命名,2015年3月启动。对于希薇的挂靴,萨德勒威尔斯剧院艺术总监阿利斯泰尔·斯伯丁表达了惋惜之情:“日后回头看,她依旧会是独一无二的芭蕾女星,一代人里只能出一个卓越代表,一个殊为难得的表演艺术家。”
 
以崭新作品告别舞台,是“不小姐”式人生哲学的完全体现。《生命不息》由四位世界顶级编舞家专门定制的四支舞组成:阿库·汉姆创作的独舞Techne,威廉·弗赛斯编舞的双人舞Duo、罗素·马利方的双人舞Here & After,以及三年前曾来过的马兹·艾克的多媒体独舞《再会》。
 
当今舞坛最炙手可热的编舞家阿库·汉姆谈到为希薇打造的独舞时说:“我的作品从那些我不知道如何解答的问题中生发而来。我提出问题,然后用身体来讲述一个故事。希薇的身体无疑是最诗意、最富于变化的。”
 
云门舞集2:新生代的舞蹈表达
 
 
★★★★
10月22日►24日
国家大剧院戏剧场
 
作为云门舞集的年轻力量,1999年成立的云门舞集2在三届舞蹈节中两度造访。此次2团掌门人郑宗龙和黄翊带来了3个作品。郑宗龙的独舞《一个蓝色的地方》简单平静,试图用有意识的身体去表现无意识的内心活动,另一支舞《来》则强调的冲突与自由。与云门2之前登陆北京的作品一样,《一个蓝色的地方》和《来》讨论的是现代生活和现代人的情绪。
 
 
另一位年轻编舞黄翊被林怀民称作“可怕的孩子”,充满了奇思妙想。他对于机械和计算机非常着迷,曾经编程与一个机器人一起跳舞。这种理性的精确从他此次带来的作品《光》中也可见端倪。《光》得名于复杂而精准的灯光变化。除了技术的精致,家中开国标舞教室的黄翊将自己的童年记忆融入其中。在《光》里,探戈的语汇融入当代舞蹈,从一道光开始,在15分钟串接的双人舞里,精准地挤进由7种不同色彩组合成的80多个灯光变化,如同电影蒙太奇的节奏所构成的魔幻空间。
 
Copyright © 2008-2011 TimeOutc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110846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09955 工信部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