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TimeOutCN.com
  • Web
 
北京首页 > 吃喝 > 食客 >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分享到:
 
周墙,归园生活的主人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0日 14时22分

“人的生活不在于好,而在于多。而我的生活,不但要要过得多,更要过得好。”文 文子   摄影 于笑    拍摄地点 北京丽都皇冠假日酒店

 

 

 

以食会友,以诗会友

 

周墙,他可以是陶艺家、商人,可以是美食家、玩家,更是一位诗人。“人的生活不在于好,而在于多。而我的生活,不但要过得多,更要过得好”,周墙说。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他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在各个领域穿梭。不惑之年的周墙又干了件让大家瞠目结舌的事——归园。

 

归 园建设是在晚清奇女赛金花故居修复的为扩迁建设而成。它完成于江南的一个梅雨的下午,启于少年时代对《红楼梦》中古典园林的幻想。作为归园主人的周墙 在黟县宏村镇上轴村归园内听小曲,喝老酒,晒太阳。闲来点拨厨娘烹几道小菜招呼远朋近友,在中国式的腐朽没落中等待日落西山。

 

举杯邀月需要才情,把酒当歌需要勇气,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并不容易。吃什么喝什么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人,周墙经常以食会友。说起朋友,大董算是很关键的一 个,这种创新的形式感跟他的生活理念不谋而合。大董的佳肴更像是他写的诗,一种追求国画写意的情怀。说到吃,吃对他来说是一种思念,一种回忆。在年轻的那 些岁月里,随便扔一个酒瓶都可以砸到两个诗人的头。年轻人聚会的理由和话题离不开文学艺术,他们披肩长发,戴蛤蟆镜,穿格子衬衫喇叭裤,地道美国垮掉一代 的装束,精神却慷慨激昂,严重的表里不一。那年代诗歌走在所有艺术的前列,每天都有新主义,新流派诞生,大家纷纷抢占意识领域的滩头,树起五花八门的旗 帜,惟恐争不到先锋,大有流芳百世在此一举之势。这也是周墙经常跟好友聚在一起的原因。与优雅的米其林餐厅相比,他更钟情中国菜系中丰富、多元的本帮菜, 大快朵颐形式感更能激起他的灵感。同样爱酒的周墙说:“放眼望去,如我一般腐朽者不乏其人,他们散落在中国地图的每一个部位,形成所谓第三代诗人独特的文 化现象。他们或声色犬马;或醉生梦死;或红袖添香;似乎生活在宋朝的空气里。他们仍然保持着80年代民间诗歌的气质,无论你到哪儿,只要找到同类就有酒喝有肉吃。当年他们像罂粟花隐秘地怒放灿烂,当下他们归隐于自我的精神和物质空间里宠辱不惊。”伴随着花雕的醉人香气,他又启程了,开始了他的经商之路。

 

下海第一站便是庄周故里——蒙城。在这里,周墙学会了用只有买卖的方式养活自己。不久以后,他的朋友也随他而来。在周墙的“小乐天”酒吧里,还有一间艺术照 相馆。“小乐天”给质朴的蒙城带来别样情绪。很有意思,来客几乎是社会混混及游手好闲者,寻常人路过好奇张望敬而远之。一年后,周墙和朋友又骑着红色铃木100摩托车南下了,最后远走海南。这份辗转的情怀在当时并不多见,老辈人的想法大多一致。他常想,如果没有诗歌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是诗歌能给他理想,给他勇气,带他在形而上的空气里飞。

 

20世纪末,周墙又做出异乎寻常的决定。放下营生,在古徽州相传世外桃源的黟县宏村镇 上轴村建筑“归园”。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位良师益友——程极悦先生。先生是位鹤发童颜,声若洪钟,颇具诗人情怀的徽州古建筑专家。周墙以先生为师,拜读 并研习明朝计成的著作《园冶》,在先生带领下历时三年初步建成归园。不再改诗的他开始改园。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归园建成时的他正值不惑之年,也许是回归本我;也许是建筑归园过程中产生的觉悟,他步入期待已久的境界。建园,要紧的是招呼朋友来归园喝酒。为此,周墙研制 了“墨香肉”,用清代五胆八宝药墨烹休宁黑猪肉,墨香清远,肉黑酥烂,入口即化。家厨用“归园墨香肉”参加徽菜大赛并轻松拿金奖回来。

 

去日本赏樱花也是周墙在计划中的事情,赏樱花也好喝酒也罢,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友。把生活过得如此随性,不是贪玩。“不喜欢玩的诗人不是好诗人。”他这样 说。如此文艺的他也是著名的哈雷俱乐部成员,如果说诗歌品酒带来的是形而上的享受,那么哈雷就是脚踏实地的顽主,玩哈雷对周墙而言是一种态度,像豪侠喜欢 汗血宝马般的,享受着它大功率马达的轰鸣咆哮,了解它急切上路的心情。

 

我们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了陶艺上,朴素的陶艺是当人们面对泥巴、空气、水和火这些大自然赋予的灵性之物。景德镇当然不得不提,当代陶艺(前卫陶艺)开始于日 本,而在中国的出现则是近二十来年的事,八十年代初西方艺术思潮的涌入,颠覆了中国被体制桎梏已久的国家民族主义的工具艺术,诗歌一马当先,绘画、雕塑、 音乐、舞蹈紧随其后,陶艺也不例外。周墙的陶艺创作完全尊从情绪。泥土是不变的,选用什么材料和采用什么方式去攻击它取决当时的心情。周墙崇拜泥和火,刻 意加在泥火之间的媒材产生如何变化并不重要,尤其是自己小心翼翼选配的色釉,在1320℃煅烧后将带给他怎样的期待?他迷恋艺术的不确定性,如同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一样,在乎享受,在乎等待结果的过程。周墙认为,用已知的条件去创造不确定的艺术语言和形式,宣泄个性情绪的同时享受其过程,方能产生不朽的作品。

 

  

 

从写诗到经商,从美食到陶艺,艺术家这样的称呼我觉得不合适,玩家更适合他。用美食和美酒把朋友们聚在一起,不管是他的作品还是生活方式都透着鲜明的风雅情怀。


 

 
Copyright © 2008-2011 TimeOutc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110846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09955 工信部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