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TimeOutCN.com
  • Web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分享到:
 
鼓三儿:生活与鼓,一辈子的爱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2日 15时15分

讲述人:陈劲,中国著名音乐人、贝司手,曾与窦唯、常宽等音乐人组建乐队,发表过个人专辑《红头绳》、《雾气里的昆虫》、《喉咙》、《自由穿行》。

初识的霸气 鼓痴的震撼


是老炮儿都知道,鼓三儿的鼓打得牛B

 

坏消息总是趁人不备来临。噩耗传来的时候,我被重重地咕咚撂在了地板上,脑子嗡一下子即刻空白,紧接着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坐在那里呆若木鸡。突然,真TMD突然,毫无征兆并不请自到。

 

N多年前在没有见过三哥前,就已经听一些人说北京有个鼓打得很牛B的,叫“鼓三儿”,是中央歌舞团子弟。等有机会第一次见到他,是1988年或者1989年在友谊宾馆,那时候他和刘元、一些外国人晚上办Party,一起玩音乐。看他的第一眼我觉得他长得挺坏的,谁都不服那劲儿,有股霸气,但他一打鼓,我立马就被折服了,并且羡慕至极。

 

我跟何勇认识比较早,他和鼓三儿是邻居,都在鼓楼大石桥胡同中央歌舞团大院儿里住。鼓三儿在大院另一幢楼里有他自己练鼓的地方,由于时不长老去他们院儿找何勇玩,慢慢认识了他们院儿其他一些也玩音乐的人,刘元、张岭,三哥也是其中一位。

 

记忆当中几乎每次去都能听见三哥在练鼓,除了郊游和锻炼身体两个爱好外,他真可以称得上是个鼓痴。也怪了,听他练鼓吧就是不烦,我能在他练鼓的门口站好长时间。那会儿我也开始玩乐队并尝试写歌,还经常会有Party的演出。三哥和艾迪、刘元已经有ADO乐队,到“90现代音乐会”时,三哥是组委会成员之一。有一天见到我跟我说:“听说你不是写了几首歌嘛,你可以演呀。”我说:“我行吗?”他说:“怎么不行啊,演呀。”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于是“90现代音乐会”上,我跟常宽演了他的作品后,又演了两首我写的不是很成熟的歌。打那以后每次去他们院儿,都会去三哥那儿看一眼,打声招呼或是聊会儿,有时还会蹭上一两顿饭。

 

到1992年我录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有些歌是王迪编曲,他找来鼓三儿、刘元、艾迪等其他音乐好手们来录,甚至还把崔健也请来在一个歌里录了口琴。第一次看三哥在棚里录音,我很兴奋。从调鼓到实录到他告诉王迪和录音师他想要的声音要求,以及对歌曲的处理细节,然后一出声就是对的。三哥打鼓的音色我真是太喜欢了,尤其是军鼓,看他录音真是我很好的一次学习和听觉上的享受。

音乐与生活 永远的三哥

 

后来我们走动见面的机会就很多了,他真把我当弟弟一样来对待——带我去后海游泳,在外吃饭从没让我花过钱,好多次跟我说,“你就是我弟弟有什么事你就说啊,我不管你谁管你呀。”那会儿没少跟他去各种录音棚录音,当时他可是炙手可热的录音乐手。有段时间在他家我俩听了好多唱片、磁带,还看了一些演唱会的录像带。Dire Straits、The Police、Paul Simon、Weather Report、Yellowjackets、Eric Clapton、Pink Floyd、Bob Marley……好多Funk音乐、Fusion音乐、实验爵士、非洲音乐等等。鼓手里他喜欢Steve Gadd、Dave Weckl,还有我都叫不上名儿的,真是整宿的听啊,听完了他就给我讲他的体会和喜欢的地方,比如这段律动是怎么样,所以看他打鼓你会觉得他的律动感特别好。他常说,“你有创作能力你就多写,大不了哥哥给你打鼓有什么的呀。”我老是回答他:“我哪儿请得动您呐。”他就嘿嘿笑了。

 

三哥也是最早就有车的人。他特喜欢开车去郊外,开到什么路段就听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景色配上那种曲子。他对北京周边特熟,也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司机。密云、怀柔、十三陵一带是我们常去的。有一次我俩开车从山里回来,还没进北京就赶上大暴雨,车头前面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慢慢开,又不敢熄火停车。正赶上音乐又是一段很诡异的调子,感觉特像拍一部灵异恐怖片,神经高度紧张,生怕车趴在半道上。

 

三哥非常敬业,也有自己的天才之处。除了开车以外,跟他一起听音乐的时候,他永远手里拿着鼓槌在自己的腿上打着,这是多年来养成的基本功练习习惯。听到有意思的地方他会停下手,听完就说三个字“好听啊”。每次给他介绍新唱片,他听完说这三字的时候我心里也特愉快。记得那会儿给姜昕做专辑,我们仨经常泡在一起,也是一夜一夜听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我们还会聊对音乐的理解,三哥说了很多特好的有建设性的意见,都是他的经验之谈,挺受用的。

 

网络时代到来,他会电脑比我晚,那时正是电驴疯狂的时候,我在上面下了很多各种风格的音乐,每次去他那儿都会给他带上几张,他也感觉现在的音乐开始变了,但他对律动的敏感和捕捉依然是那么快而强。

 

我曾经也问过他,如果你不打鼓了你想做什么,他说我想学法律,当律师。不同于其他从业人员,我从认识他就觉得他是个有商业头脑的精明鼓手。他自己则说他是个Funk鼓手,不再去练那些技术性超难的东西,而是要打得更松,更有味道。三哥一直没有停止他的练习和思考。我一直很感恩,在生命中遇到了这么一位好哥哥,是他教会和让我感悟了音乐及音乐以外的很多东西。

 

三哥很开朗,他去世后我找了个专家咨询,才知道他得的病叫“微笑抑郁”,就连家人都看不出来,更别说是周围的朋友,平时见面他总是嘻嘻哈哈的,也特能打岔,虽然我跟他混的时间比较长,知道他心重的那一面,但对于这个病也没有什么察觉。

 

这几年我们走动少了,常不在一个城市,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朋友婚礼,我俩还上台玩了会儿即兴。出了这事儿,朋友们都挺愧疚,包括崔健也说,要早知道,就常去找他待会儿。

 

不过,现在三哥在那边应该躁起来了吧,他是不甘寂寞的。采访/李妖妖 插图/MT

 

谁是鼓三儿?

原名张永光,1962年10月29日生于北京,家中行三,人称“三儿”。著名音乐人,中国鼓手的鼻祖级人物,曾与崔健、王迪、许巍等几代音乐人合作,妻子为著名音乐人姜昕。

 
Copyright © 2008-2011 TimeOutc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110846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09955 工信部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