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TimeOutCN.com
  • Web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分享到:
 
张信哲:情歌王子的单身情歌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7日 17时08分
 
 
孔子曰:君子慎独。不想这话却在后世的娱乐圈被一位基督教牧师的儿子发扬光大了。出道近30年,贵为华语圈第一情歌王子,张信哲不但没有任何绯闻和负面新闻,就连恋情都没传出过半分。面对“表里不一”的质疑:单身不假,“但我一直在爱着啊”,阿哲如此回应。收藏大咖、旅行达人,对生活始终心存爱意的他,有着令无数情场中人羡慕的生活。也许正如他自己所唱:爱是一种信仰。正是这样的信仰,让47岁的情歌王子,直到今天,仍心境澄明地唱着情歌。
统筹 李牛牛 黄哲 文 李妖妖 摄影 杨毅东 造型 赵大叔 化妆 萧荣 场地提供 华彬费尔蒙酒店
 
出道27年仍在唱情歌 为新专辑卖珍藏
 
现实中的张信哲比人们记忆中要黝黑一些,仍是很瘦,尽管已经按照尺寸准备服装,却还需要不少夹子才能让外套显得贴合,你本以为这个年纪的人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化妆,其实没有,大概只有十分钟,他就准备就绪出现在镜头前。
“新专辑仍在唱情歌,可你好像还是单身,不会觉得可以用在歌里的情绪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吗?”
“虽然是单身,可我还在爱啊,还在追求。”他有些腼腆地笑着,表情倒与十多年前MV里的形象没什么区别,“只是还没找到可以一起过日子的人。”
提到张信哲,估计不少人会异口同声地说出“我小时候很喜欢他”,的确,在2000年之前的十年,华语流行乐几乎有半边天都是他的,演唱会的票永远供不应求,签唱会常常因为歌迷数量太多而临时取消,专辑销量好得惊人,热门歌曲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但如果因为这样就以为他只存在于70后80后的记忆中,就多少有些外行,事实上,他的歌迷属性仍在不断更新,新专辑中有一首《来自星星的你》的中文版主题曲“你是我的命运”,还有一首《古剑奇谭》的插曲“爱你没错”,不少90后新乐迷加入到他的后援会中。唱片行业已经完蛋了,但他并没有。
“从《宽容》那张专辑开始,我就主导大部分制作的事情,包括担任制作人,自己筹备,所以这次选择比较文学性的主题,也是我的想法。因为是独立运作,所以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先垫钱,比如录音、拍MV、拍宣传照、设计封套等等,等作出成品再找发行公司谈发行,最后卖出去了资金才会补给我,这其实是蛮大的一笔钱,而且毕竟是在做自己的作品,所以会更不计成本。”
正是有了这样的原因,才有了最近保利秋拍预展中他的大幅照片,张信哲拿出了包括乾隆和嘉庆皇帝的龙袍在内的百件藏品,组成了“张信哲织绣收藏专场”,来把公司垫付的制作费先补上,问他如此大阵仗到底花了多少钱,他犹豫了一会儿说:“纯制作费大概400万人民币吧。”
又做老板又做艺人很矛盾,做老板不希望有亏本生意,做艺人又希望作品精益求精,说到这些他显得挺无奈的,“唱片市场不景气,说不考虑销量是不可能的,但我现在的态度就是差不多就行,只要别亏本,或者别亏太多,就多投资一点儿在作品上吧。我本来生活需求就蛮低的,没有家累,一个人饱全家饱,名利上也没什么追求,就把重心都放在作品上吧,这个才是唯一能留下来的东西。”这番云淡风轻,大概只有经历过大风大浪或得到过大名大利的人才有的。
 
大藏家却无人分享?那就继续收藏孤单
 
有句老话叫财大气粗。据其好友谢丽金在十年前爆料,张信哲在2004年的身家超过20亿新台币,合人民币约3.9亿。即便对于经历过华语音乐最辉煌时代的“王子级”人物而言,也稍显夸张。但如果知道他在收藏界的地位,就丝毫不足为奇了。张信哲收藏的爱好并非一朝一夕,上高中的时候,外曾祖母以105岁高寿去世,按照台湾中部的西螺的习俗,是要烧一些外曾祖母的嫁妆,然而他却看中了几双绣花鞋,于是拦下保存,自此对织绣产生了兴趣。
和所有年轻的收藏爱好者一样,起初他也是四处海淘,拆迁房屋时淘汰旧货,他便要去挖一番宝,买不起高山族的昂贵制品,就收集闽南人的民间手艺,90年代有能力供养自己的爱好,便开始在内地寻宝,足迹也不乏潘家园这样北京人熟悉的地方,随着数量与质量的提升,又把视野扩展到国外,欧洲的跳蚤市场和古董市集,经常可以看到他的足迹,那些家传的衣物看似平常,在他眼中却各有风味。
但面对收藏大亨的说法,张信哲却不以为然。“我不是在做艺术品投资,也从来没有想过这回事儿,这些东西都是我的生活兴趣,我的零用钱没有很多,不花在这上面,就是去吃喝花掉,所以收藏其实并不很花钱,反而让我的生命变得更丰富。当然现在这些艺术品在国内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收藏,它们可以帮我赚到钱,但这并不是我的初衷,所以性质是不一样的。这次把藏品拿出来,也是觉得可以借机整理一下,因为收藏久了才会更了解自己的喜好。”
藏品颇多却没有枕边人分享,自然是遗憾,不过即便到了现在的年纪,张信哲也并没有对恋爱这件事丧失信心。“我觉得我还在寻找,虽然不一定会结婚,婚姻只是一个约定,如果对方想结,我不会抗拒,如果对方不想结,我也不强求,彼此爱得够才重要。”
然而寻找的过程总是孤独的,在台湾的家中,那个用他的话说一个“大到一个人花一整天都整理不完”的房子里,不工作时,他就会不断地整理屋子,虽然不是洁癖,却很享受那个过程。“我家也有请阿姨一个月来两次帮忙打扫,但我更喜欢自己整理,一方面是个劳动,另一方面也是自我的整理。借着外部的收拾,自己也在沉淀,就像是一个让自己静下来的过程。”
除此之外,这些年张信哲也从室内走到室外,从前在健身房的有氧运动,改成了户外的慢走。“今年过完年之后开始经常到户外去,一方面可能年纪大了受不了太剧烈的运动;另一方面觉得走路更贴地气,也发现隔壁有很多以前没发现的东西。比如和邻居有了更多的交流,我们那个小区住了很多艺人,梁静茹和光良也都住在附近,从前都是工作的时候碰到,现在散步的时候能在大自然里遇到,感觉很不一样。”
“一个人走的时候,也不觉得孤单,让自己安静下来,协调呼吸,有点儿像自己和世界合二为一的感觉,如果有人陪着一起走,又是不同的乐趣,但一个人的宁静没法替代。”他顿了顿,像猜中我们想法似的,“不过我没那么喜欢单身。”
在张信哲看来,单身有单身的自由,没有那么多牵挂,人也会觉得轻松,但单身就意味着孤独,意味着必须忍受孤独。“我经常吃冷菜,我食量不大,正常人一餐的量我就可以吃两天,有时候自己做了一桌子菜,就要连着吃好多天的剩菜。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害怕单身才更惨,如果你一直把一切都寄托在有一个人陪你的基础上,会很恐惧,如果有一天那个人走了怎么办?如果那个人并不是你想象中,可以照顾自己的那个人怎么办?我现在有朋友,他们也有很多都是单身的,全世界的剩男剩女那么多,我觉得单身不单身可能不重要,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重要的是和你在一起的人,和你有没有共同生活的默契,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黄金时代太夸张 孤独总要自己扛
对于经历过华语音乐黄金时代的人来说,都会对那段岁月多少有些怀念,乐迷怀念那个时代的好歌如云,歌手怀念那个时代销量如虹,不过张信哲竟然有点儿庆幸那个时代过去了,作为当时的王者,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太累了。
“90年代一切都太夸张,一年出三四张专辑,我也累,工作人员也累,那个形势一直在往上推,好像有肾上腺素一直激发着自己,人是被逼着向前的。不可否认那是一个黄金时代,但真的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就会觉得不是一个健康的环境,无论对创作欲还是各方面来讲,都是一种掏空,创作就是说自己的人生经验,有多少经验写多少歌,但一年怎么可能写出50首歌。我从来没有因为那个时代过去而低落或者怀疑自己,我本来就不是怀着星梦进的这个圈子,喜欢音乐误打误撞,不可否认我红得很早,但我也一直在摸爬滚打,所以我没有梦想成真不可一世的感觉。过去的成绩真的很好,可如果让我有机会再经历一次,我不会选择去经历了。”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很多人跑过来告诉他“我上学时很喜欢你的音乐”,或“我以前特别喜欢你的歌”,对这些张信哲十分能理解:“我也会对自己小时候听的音乐特别有感情,我现在做的音乐,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也是一样的,过几年后他们回忆起这些音乐,也会带着同样的感动和情怀。我当然会和那些喜欢我老歌的人说‘你也可以多关注一下我的现在’,但我知道现在也不会超越从前的,你不可能磨灭掉最美的记忆。人生就是这样,新的记忆再快乐,也不可能覆盖旧的记忆,音乐也是一样。”
气氛有些伤感,采访的最后,我们问他“艺人经常会被问到现在是否幸福,所有人都会说幸福,真的会有人说不幸福吗?”他想都没想就笑了,“不幸福的时候我会说,但不是和公众说。艺人出来见公众的时候,一定会是调整好的状态,所以你们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真实度是超过七八成的,因为我们不会在感觉很糟的时候出来见记者,我们最糟的一面,不能见人的那一面,你们是不会看到的,孤独也肯定是要自己去面对的。”
 
 
Q&A:“PK有点儿愚蠢,我不是真人秀”
 
TO:新专辑很特别,是走了一个比较文学性的路线?
对,前期有两首“你是我的命运”、“爱你没错”和影视剧合作,比较像一个引子,后面的歌都比较诗意。像夏宇帮我做了半张专辑的词,他一共为我写了十首诗,我们最终选了这几首,都是由他先写诗我们再谱曲的,像“还爱还爱”这一首的意思就是在讲爱情的态度,在生命中爱了这么多次,每一次都是真实的,虽然已经成为了过去,但是付出绝对是一样的。和夏宇、青峰、卢广仲、火星电台的合作也都很有意思,像夏宇是不常在台湾的,他都是像候鸟一样在台湾和巴黎之间跑,这次却把歌都完成之后才走,也很用心。
 
TO:其实有很多和你同期的歌手,都比较顺应潮流去做出一些改变,但你并没有很大的变化,一直比较遵循自己长久以来的特质。
对,我希望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到最好就好了,不足的地方就不要自揭其短。我一路走过来就是在学习、了解自己的过程,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尝试,那时候本钱多、体力多,时间也多,但对于成熟的人来说,就不要浪费时间再去做那些摸索期的事情。我现在已经走到一个了解自己的阶段,而且我相信我做得还不错,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哪里。我这个年纪一没体力二没能力,我看不出改变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或者给音乐带来新的发展。
 
TO:之前网上有一段话,盛传是李宗盛说的:“PK是一个很愚蠢的发明,如果阿哲、齐豫这样的歌手,在PK中是没有胜算的。”你赞同吗?
我还蛮赞同的,所以我不会去参加《我是歌手》之类的节目。第一在这样的状态下我没办法有什么好的表现;第二PK到底有什么规矩可循,我们这些老艺人,每个在乐坛里都有自己的位置和特色,这个怎么比?很难比,但还非要比出一个胜负来,所以我的想法和大哥(李宗盛)很像,其实就是有点儿愚蠢。这些都是节目效果,但并不适合我。
 
TO:你会觉得这种机制是不公平的?
那倒不会,身在这一行就知道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音乐就是很主观的事情。而且这一行真的有很多唱得很好的人,但是运气不好没有红,这都没办法用公平来看待。我的感觉就是它只是个综艺节目,我如果能表现得好就去,比如我可以做评委做导师,我有很多经验可以和年轻人分享、交流,但让我去比赛,我真的没办法有好的表现,也没办法有好的互动效果。
 
TO:长期以来你对感情都很低调,如果有一天脱单了,会不会和公众分享?
不太会,我就是一个歌手,我要表达的情感都在歌里面,不太希望自己的私人情感过度暴露在大众面前,毕竟我需要一点隐私,我是唱歌的不是真人秀。其次我也不希望大家放错焦点,把我的私人生活当成茶余饭后的八卦,当然有一部分的人是出于关心,但是我觉得大部分的出发点还是八卦和好奇。这样处理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原来在滚石,它本来就是个注重音乐和作品的地方,不太会去强调艺人的私生活,长久下来这也就变成我的模式了。
 
TO:用歌来表达情感的话,你觉得是你造就了这些情歌,还是这些情歌也塑造了你?
我会让歌越来越贴近自己,尤其当自己可以更多掌控音乐的时候。当然我不是说过去的作品和我没关系,因为我其实很幸运,很多作品都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不一定是我的故事,但是我的情绪情感和个性。
 
TO:所以你会用自己的歌来向爱人表达情感吗?
被要求过,但我不会。这些歌和我的工作有太紧密的连接,用这些音乐来表达个人情感的时候,我会觉得不真实,会有加班的感觉。通常我会选择别人的歌,比如大哥的歌就很合适啊。
 
张信哲的北京生活地图
 
首都博物馆:不用花钱东西又多,而且有很多一级文物等着你去看,只要拿着身份证就可以进去消磨一天,很棒!
四合轩:在南池子大街上,像是个青年旅社的顶楼咖啡厅,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如果在天气很清澈的黄昏,就可以看到整片故宫。
银泰购物中心:在北京经常会来这里购物,而且吃喝玩乐都有。
饭口老北京烤肉:望京小腰没有了,不然我其实很喜欢去那里,北京的脏串很好吃,这家炙子烤肉也很好吃。
 
Copyright © 2008-2011 TimeOutc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110846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09955 工信部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