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TimeOutCN.com
  • Web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分享到:
 
北京四中:皇城根下,有座叫中学的殿堂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7日 16时47分

北京四中的老校门堪称经典,可惜是复刻版。其蓝本是1921年兴建的北京公立第四中学校门。

哪怕是在哈佛耶鲁的同乡会上,提到自己中学是在“西黄城根、教堂旁边”念的,都会被北京籍同学高看一眼。因为那里是北京四中。这里走出的无数政商名流、学界泰斗,代表的不仅是教学质量,更是“知识就是力量”的最好诠释。文 晓晔 摄影 赵金冬

地标 重塑的经典校门,不变的“百年树人”
 
在西什库大街北端靠近平安大道,一座足以让人穿越百年的大门伫立于斯。灰砖砌成、造型古朴,于整体性中见曲直线条的节律变幻,平面内饰细节亦十分丰富,是京城难得一见的近现代建筑经典。这便是北京四中的大门。景仰它的不仅是全北京的家长同学,1995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走进这座大门时曾说:“久闻大名,如雷灌耳,到这里来,真是三生有幸。”
这座校门的确经典,但已经是复刻版了,蓝本是1921年兴建的北京公立第四中学校门。常有人将四中校门与清华大学的二校门混淆。的确,两个建筑都是青砖白柱三拱牌坊式,代表了那个年代建筑的特点。在当时,四中已成为京城名校,校门更是学校的标志性建筑。只可惜原本的校门在1995年平安大道拓宽改造时被拆除。转年来,乘1997年四中90年校庆的东风,由四中校友会和校友基金会提议,部分校友捐资重建老校门于现在位置,新建校门的外形与原校门相同,充满着对那时的回忆。
校门并非旧物,但校园内确有活的纪念。最令人瞩目的原装老物件,当属有20多位校长曾在此办公的老校长室。这间校长室的历史,要追溯到清代。当年此地原来的主人宛平高小还在此办公时,就有了这间屋子。老校长室西墙外有一株百年老藤萝,每天都有学生在藤萝架下学习。老校长室前平台用古朴的青砖墁地,名为望月台,四中师生曾在此举办赏月吟诗、祭拜先祖等文化活动。
 
 
 
这间老校长室可谓北京四中最令人瞩目的文物。
 
溯源 身为老四,却做了大哥许多年
 
1905年清廷废除旧学,延续了千年的科举制度轰然崩塌。京师大学堂附属小学堂、畿辅学堂等一大批近代学校于次年建立。顺天府中学堂也在那年筹建,转年春节过后,在西什库宛平高等小学堂原址开学。顺天府令所辖二十四州县各派两名学生,入这座新式“府学”学习。第一届实到学生42名,学制四年,设国文、算术、历史、英文、社会学、国画等课程。几年后,辛亥革命宣告帝制时代的终结,学堂也一律改称学校。1912年,顺天中学堂更名为京师第四中学校。
那么问题来了:四中的前身级别已经贵为“府学”了,为什么改名后只能排行老四呢?原来,一中的前身是八旗官学,二中、三中的前身分别是左翼和右翼宗学。“老大、老二、老三”都生于清代前期,而且本都是八旗子弟的贵族学校。顺天府中学堂不仅晚得多,招收的也是平民子弟,这么看这个老四当得一点不冤。
但为什么日后稳坐北京中学教育头把交椅的,不是几个老大哥,却是这位“四阿哥”?民国北京四中的首任校长王道元堪称首功之臣。王道元先生是京师大学堂首届毕业生,深受新风的滋养。他一上任,就将北大的民主氛围带到了校园里。他做的头一件事情,就是将所有的教员和学生召集到现在的老校长室的位置,同学生进行了一场完全平等的对话。在这次对话中,他鼓励学生自己去管理自己,而且在这个基础上,主张学生成立自治会,号召学生朝着民主自由的方向去发展。 
来到学校艺术楼的二层,整整300平方米的校史馆中记录了这百十年间四中的变化发展。一个顺天中学堂的成绩柜在展厅中格外引人瞩目。那时初中9个班、高中9个班,所有学生每个学期的成绩都会放这里。柜子就放在老校长室门外,所有人都能参看。1915年京师中小学观摩会考,四中名列第一。从那时起,四中就已经彰显王者风范了。
从校史馆的老照片中还能找到1935年学生拿着网球拍的照片。在上世纪20年代,四中成为了京师地区唯一一个拥有400米操场的中学,不仅包括京津保唐等整个直隶的中学生运动会在此召开过,四中的足球、篮球、网球也都在整个地区名列前茅。四中对学生体育的重视也一直延续至今,从初一到高三,无论是否准备中考、高考,每个年级每天都会保证1个小时的体育运动时间。
 
 
 
北京四中还有座艺术楼,除了校史馆,还陈列了不少古代乐器。
 
 
秘史 百年前倡导科学救国,至今日理科傲视群雄
 
校史馆内的展览记载,王道元上任伊始就提出四中学生要“学科学、学实践、学做人”。他崇尚蔡元培,除了崇尚北大式的民主,也崇尚科学,主张学生要学习那个时代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所以四中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奠定了“以理科见长”这样一个特色。
翻看四中知名校友名录,会发现虞福春、冯元桢等一批为我国科学技术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科技人才。他们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与四中高中部校园里矗立的两座铜像息息相关。这两位老师一位是教化学的刘景昆先生,一位是教授物理的张子锷先生。
据当时的学生回忆,刘景昆先生当时被亲切地称为“鸭子”。刘先生的化学那时很著名,是北大化学系高材生,讲课深入浅出,有条不紊,一节课下来,学生基本就记住了。他讲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律,要求人人会背诵。既要能横向背,又要能纵向背,背熟了就能摸清规律,用时自知其妙。几十年过去,老同学们见面,总是情不自禁要互相背诵一段周期表。这个习惯逐渐成了四中校友见面时的“保留节目”。
 
 
 
四中初中部一派西洋古风。
 
 
而另一位先生张子锷的授课风格更是四中一景。上课前,这位张先生总是默默静坐,一旦铃响就顿时变样,精神饱满、语调铿锵,力热声光电趣味横生,学生们称之为“物理相声”课。在教学当中他反对注入式,一直提倡启发式。他的启发式可以是一个问题,也可以是一个版图,一个板书,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启发学生去想,把这个问题想清楚。
这样的校长引领、这样的老师启蒙,许多四中毕业的学生秉承着“科学救国”的理想,成为知名的科学家,为新中国的建设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时至今日,四中的在校学生也在高中期间就早早地加入到科研项目当中。包括新疆生物、地理生态考察,北极生态考察等野外考察活动……超过200名学生到中科院植物所、国家天文台、北大生命科学院等科研院所参与科研实践。
这样的教育,成材率想不高都难。本届政治局就有俞正声、马凯两位四中校友,谢飞、陈凯歌、高晓松等文艺大腕同样出身这座校园,院士、大学校长更是有近百位之多。鲜为人知的是,星光灿烂的校友录里还有怪侠名嘴李敖。1948年秋,13岁的李敖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四中,只是一学期之后,他便随父母去了台湾。几十年来,李敖始终难忘教室门前的那一排树。2005年当他再次返回母校时,便通过这个“记号”,一下子指出了自己当年上课教室的位置。
 
 
 
 
外援 教场碑、礼拜堂,新来的一样有故事
四中还有个历史更悠久的校舍,那就是2005年并入的初中部。要说它的年头长,有碑为证——一座乾隆题写的“谕习骑射熟国语碑”就矗立在四中初中部的校园当中。一打听,原来那时起这里就是八旗士兵操练学习的地方——教场。教场胡同的地名也由此而来。
乾隆读《太宗文皇帝实录》后,深感国家开创之时,“祖宗躬亲劳瘁,勤求治理,罔敢逾越,以立万世之丕基”,于是号召“学习骑射,娴熟国语,尊崇淳朴,屏去浮华”,遂刊刻此碑,“特申诰诫,昭示来兹”。
和校本部的风貌迥异,初中部建筑是一派西洋古风。1917年,法国天主教会在此设立了佑贞女校和盛新男校,后来分别成为北海中学和四十中,作为“垫底校”在文革“武斗”期间没少出风头。直到十年前,四中恢复了停办16年的初中部,并将其设于此,这里才算“踏平坎坷成大道”。
此处最别致的莫过于盛新楼和佑贞楼中间的小礼拜堂了。和教学楼的建筑风格相近,礼拜堂也是砖木结构、欧洲折中主义建筑风格。别看礼拜堂只作为一层使用,但足有三层楼那么高。立面划分为三段,红瓦坡屋顶,红砖清水墙嵌石料装饰,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城内典型的教会学校建筑。
 
 
Copyright © 2008-2011 TimeOutc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 110846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09955 工信部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855号